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星座

晶报评公共决策为什么要权利优先

发布时间:2019-10-19 00:09:15

晶报评:公共决策为什么要权利优先

新浪微博:

@林航观察

本周最受公众瞩目的排行榜上,估计深圳机动车保有量突破三百万辆无论如何会在前三名之列,毕竟,如此体量的机动车保有量,对城市生活各个方面的影响无疑都是深远而巨大的。

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它对城市交通的影响了,人家买车,主要就是为了开在路上,解决自己的往来交通,这是浅而易见的问题,所以,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必然会带给城市巨大的交通压力。针对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事实上,前段时间有关方面也已推出多项改革措施咨询公众意见,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很好的现实回应,要点个赞。

交通拥堵,在论者眼中,甚至有“城市之癌”的说法,意思是如果没有合适的诊治方式,它将有可能毁灭一座城市的美好未来。

就个人而言,我也认为,城市交通问题确实到了不得不认真审视予以解决的地步了,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它应该享有政策优先实施的权利。

事实上,对于政府方面为社会公众提供合乎期待的交通条件的努力与尝试,我从来都是举双手赞成的。

但在这些尝试与努力中,我认为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那就是,在推进实施包括缓解交通拥堵在内的任何公共政策,都必须将公民权利优先纳入政策设计之中,并将其置放在最优考量的位置。

此前,无论是我们的公共政策,还是更为宏大的改革举措,功利因素在决策考虑中还是占据了最大比例的,发展效率以及所谓的社会福利最大化在前三十年的改革中一直是我们为改革辩护的最大理由。

必须承认,这样的决策路径在特定历史阶段是有其一定合理性和必要性的,但三十多年后的当下,在人本主义取替物本主义成为改革导向的新阶段,我认为,个人权利毫无疑问应该成为我们制定公共政策、推行改革的不可逾越、优先考虑的因素,目标的正当性现在已经不能证成手段的正当性了。

为什么我会提出公共政策要从功利考量向权利优先转变呢?

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不以个人权利、个人幸福、个人自由为目的改革,在实践过程就有可能存在异化变味的可能,并给社会带来溃败与动荡。

公共政策也好,改革措施也好,它们的正当性再也不能仅仅看待它是否能够实现我们的行动目标,甚至也不能只是看待它给社会带来了多少福利,毕竟,正如我们不能从是否挣钱的角度来看待卖淫一样。

公共政策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只能来自于它对个人不可让渡的权利的维护,它对个人自由与尊严的确切维护,以及它对个人幸福的正面建设性。

再说一遍,我支持改善城市交通的努力,但在制定相关的公共政策时,车主、市民的那些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必须得到优先的考虑。

在畅顺马路之上,我其实还希望看到,那个大写的“人”字高高飘扬。

阳泉治疗盆腔炎费用

河池整形美容医院

莆田治疗早泄方法

阳泉治疗盆腔炎医院

河池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通心络治疗哪种心绞痛好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