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育儿

玄都问道 第四章 枪绝单旗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8:00

玄都问道 第四章 枪绝单旗

尹异安排完毕后,身心俱疲,便令众人退去,暗流涌动了许久的家主之争到此终于有了定局。

尹言多的心像抹了蜜一样甜,看着尹泽,越看越顺眼。他有意奚落众位兄弟,邀请尹忪等人赴宴庆祝,面色铁青的几人忿忿地拂袖而去。

纵然兄弟们不赏脸,尹言多父子依旧满怀欣喜,在夜色中摆开一桌酒菜,开怀畅饮。

人逢喜事精神爽,三人有聊不完的话题,直到子时后才意犹未尽地各自回房休息。

尹泽的住处位于东边的一个偏僻小跨院,与正宅颇有些距离。自从被尹松的排挤后,他就住进了这个被人视为冷宫的地方,一住就是十年之久。

小跨院原本是打更人的住所,布局很是简陋,院中有一个水井,另外就是两间小屋子,一个是住房,另一个摆放杂物。这里虽然寒酸,尹泽倒也乐得自在,至少不会有人打扰他的修炼。

他在院中徘徊片刻,坐在井边,望着天边的弯月默默地思索着这些日子的变化。

自从尹异病重之后,从不插手家族事务的他也感到一些凝重的气氛,甚至有些人在暗中谋算于他。直到今天,他凭着长剑赢得非凡的荣誉,才将那些人的心思打磨殆尽,至于身上是否要挑起更多的重担,他暂时就没有多余心去想了。

白日的战斗与夜晚面见尹异的事让尹泽唏嘘不已,祖父衰弱的面容不断地浮现在脑海,被斩杀的儋戍的惨状更是刺激着他的神经。

一切还是实力的缘故啊!

良久,尹泽叹息一阵,将杂念尽数扫除,进入房中打坐炼气去了。

炼气之法也就是修真了道之法,修炼到深处,能有通天彻底之能。所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这是成仙前的四大境界,其中化气十二阶,化神十阶、返虚八阶、合道六阶,凡计三十六阶。

化气合地支之数,化神合天干之数,返虚合八卦之数,合道合卦爻之数,每一境界又蕴含着两仪之理与三才之道,道理艰涩,非一般人所能参悟。故而修炼者众多,精深者寥寥。

再加之突破化气、化神与返虚三境时的天雷、阴火与赑风三劫,可以说,九州万民能炼精的约千分之一,再突破到化神的千分之一,如此下来,能够修炼到合道境而窥视仙道的,当真没有几人。

除非天纵奇才,大多数人一生徘徊于化气与化神境,再不得寸进,就拿此次的联军而言,像尹言多等卿士,也不过在化气境徘徊。

化气境中,前四阶为地道,用以打造基础,容易修成。中四阶为天道,涉及到感悟天地,难度陡然上升,但修成之后,就可以勉强地飞天遁地了。后四阶为人道,旨在凝练金丹,金丹一成,精气归藏,寿数可达两百年。

而到化神期则需要反复地凝炼元神,以金丹孕育灵胎,等到元神大成,阳神出游,就是返虚境了,寿数可达四百。

当初儋师仅传授了尹泽到合道境的功法,却也够他受用一辈子的,也正是儋师的功法好出尹氏家传的太多,才让他的修为如有神助般精进。

目前,他是化神四阶的修为,金丹孕育的元神即将完成,待元神成型脱离金丹束缚,从气海上升到紫府就能突破到化神五阶,到时候战力会有颠覆性的突破,而且寿数可达三百,足以保证尹氏经久不衰来实现对祖父的承诺。

修炼了一夜,尹泽去向尹言多请安,尹言多正在忙碌,他派人将尹异昨夜的决定大肆传扬出去以聚拢声望,为继任家主之事做准备。

对此,尹泽隐隐有些反感,但也不好说什么。尹言多在尹异病重期间的这般行径是他的不孝,若是尹泽跳出来反驳又是自己的不孝了。

好在现在的他在尹家有了不菲的影响力,行事非常方便,倒是可以尽心尽力地服侍祖父,来为父亲做些弥补。

自他被周王亲口封为剑绝之后,每日间都有人慕名前来拜访,开始时尹泽倒也热情相迎,到后来却烦不胜烦。他自认没有长袖善舞的本领,便不去做拉拢交情的活计,于是但凡有人来访则一律拒之门外。

尹异修为较低,再加上年轻时落下的病根,病情迅速恶化

玄都问道  第四章 枪绝单旗

,哪怕有尹泽为其输送真气,也支撑了不到半月就去世了。

尹异的逝世算是成周的大事件,尹言多顺理成章地继任家主,将丧事办得非常隆重,周王甚至亲自吊唁,封逝者以“武”的谥号。

武公的灵柩须到尹地的祖茔安葬,尹言多乘机打散了尹忪等公子的势力,并令诸公子守祖庙或者找借口驱逐,将大权牢牢地把控在手中。

尹则也在离开十数年后再一次回到了故地,见到了分别许久的母亲孙氏,还有从未谋面的小妹尹秋。

孙氏出生于尹地豪门,为尹言多生了两子一女。尹秋是个文静的小女孩,只有十岁,对尹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哥有些生分,让尹泽异常苦恼。

殡丧结束,尹言多接了家人回洛邑,顺势接任了武公的卿士之位,每日里忙得不亦乐乎,尹泽无心参与政事,深居简出,与往常的生活并无二样。

尹言多想为他换个住处,他以习惯为由推脱了,由于尹言多的家主之位全靠尹泽得来,凡事都尽可能地依着他。当然,尹泽也没什么特殊需求,他只需要安静的环境来修炼。

这一日,尹泽花园正在练剑,有仆人前来禀报府外有一公子拜见,尹泽无心理会,命仆人回绝。

却见一个少年公子缓步而来,讥讽道:“人言剑绝多么厉害,本事没见到,这架子可不小。”

尹泽收剑定睛看去,那少年身穿褐衣,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英姿勃发,傲慢无礼。

“你是谁?竟敢擅闯尹府!”对方不请自来,尹泽直皱眉头。

“单旗!”

少年话语简洁,却让尹泽暗惊,神色凝重起来。因为单旗就是成周四绝之一的枪绝,修炼者无不知其大名,没想到今日会找上门来。

尹泽拱手施礼道:“原来是单公子当面,不知公子前来所为何事?”

“听闻你在炼气士之会上夺魁,被大王亲口封为剑绝,却不知你有几分斤两,也敢与我等齐名,故而来掂量掂量,免得你玷污了这个‘绝’字。”单旗异常冷傲,言语之间满是轻视之意。

尹泽心中恼怒,命仆人退下后,冷冷问道:“却不知你要如何掂量?你又何本事?”

“哈哈”,单旗狂笑一声道:“简单,打一场吧。”

对方都找上门来了,尹泽自然不会退缩,淡淡地说:“也好,不过此处施展不开,我们去洛水一战可否?”

他同样想探探单旗的实力,就干脆地答应下来。

“好。”

单旗气息显露,腾空而起往洛水飞去,他竟然有化神六阶的修为,足足高出尹泽两阶,尹泽却丝毫不惧,同样飞起尾随而去。

两人毫不遮掩的气息惊动了尹氏的供奉,以为是强敌来犯,但他们不过普通的化神五六阶的实力,哪里能追上两人,追了一阵只好退去,权当作无事一样,徒自惊疑。

两人有意较量,谁都不肯示弱,风驰电掣般地掠出洛邑,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来到洛水之上,临空对峙。

此时正值冬末,洛水滔滔,偶尔有冷风吹过,两人衣衫烈烈。他们都是化神阶的高手,自然不觉寒冷,只是神色凝重的注视着对方。

方才在飞行上的较量已让单旗对尹泽的实力有了大致的判断,他不再托大,从宝囊中取出兵器。

那是一柄通体漆黑的小剑,只有三寸长短,单旗随手一挥,凭空长成丈余的铁枪。

“单旗,师从孤鸿子。”单旗长枪在手,气势暴涨,恍若一尊战神。

尹泽从背上扯出长剑,轻轻地拂拭着,说道:“散修尹泽。”

散修?

单旗为之一愣,大凡俊杰必有名师教导,散修则是那些无门无派自我摸索着修行的炼气士,意味着没有好的修炼资源。

当然,并不是说散修中没有高手,有些奇才也能获得很高的成就,但是大多数不过是泯然于众人。

“很好!”单旗正色道:“出招吧。”

说话间,他长枪一抖,挽个枪花,一条由法力凝聚的火龙摇首摆尾地向尹泽扑去。

尹泽不敢大意,因为对方的随手一击竟赋予那火龙莫名的灵性。

灵性是施法者的精神烙印,意味着他已经掌握了法术的精髓,这也是天才与庸才的区别。

尹泽的长剑急颤,射出两道剑气,直冲火龙的双目。

俗话说“画龙点睛”,单旗的火龙既然拥有灵性,他就直截了当将其破去,只要灵性一失,那火龙不过是普通的法力而已,不足为虑。

这一次出招,双方都抱着试探的心理,皆是普通的招式,待火龙消弭之际,剑气也消散在空中,没有高下之分。

“果然有几分本事,看来你灭杀儋戍并非侥幸。”虽然是简单的试探,单旗却看出了尹泽的不凡,他剑术既准又狠,精气内敛,根本没有外泄半分。

“过奖!”尹泽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我不再留手。”单旗霸气侧露,长枪舞作一条神龙,向对面那个一袭青衫的单薄身影杀去。

衡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衡阳性病
衡阳性病医院
衡阳性病医院费用
衡阳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