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科技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一十九章谈经论道逞心机

发布时间:2019-09-25 15:20:44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一十九章谈经论道逞心机

长生经,长生剑经,互为表里内外圆润

绝域天城  第二卷砥砺前行 第二百一十九章谈经论道逞心机

,其中内容周浩至今也只学了三分之一不到,而且每当打开新的一页,就是一个关卡,一个台阶,经文晦涩繁奥,包容了天地大道,饱含了丰富的道则法则,周浩有空了就粗略翻看,但说实话,即便以筑基修士的实力,至今还不能将经文默背出来。

这在其他修士看来,绝对是件奇事,或者要骂周浩又蠢又笨了,但事实就是,即便前边刚刚背诵过,感觉自己记住了,回头再想就又逐渐望记了,而且越到后期,越难以记忆。周浩只能解释为,自身的修为和实力还不足以承受这经文的奥秘。

鹤无忧此刻完全沉浸入了经文的传授和记载中,一篇功法,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完的,而即便是周浩最初修炼,有大能从长生经中分解简化的部分,也不下千言,而想要一句句说完,就需要很长时间。

鹤无忧为了套取完整经文,还要引诱周浩讲解,就必须有与之契合的同源功法来支撑,因此倒不敢拿其他功法胡乱糊弄,而周浩逐字逐句讲述,也根据鹤无忧的所述,来挑选其中契合的部分来讲出。

两种同源同根的功法,契合度自然很深,两人虽然你各怀心机,但是真正交流之时,往往会忍不住就说出自身的真实感受,这种交流更像是互补,然而令鹤无忧郁闷的是,周浩尽管讲述的很细致,自己也一一记载,同样的,自己也透露出越来越多的剑经功法。

两人与闿阳城主罢战停手,时间已是日上中天,而恢复伤势闭关修养,更是耗费时日,虽说只是草草恢复,但是周浩出来之时已经是夜色深沉。

屋外女修因为黄忠碌的阻拦,也各自玩耍,修炼去了,寂静的九璇楼上下,也只在夜色中,透着淡淡的灯火,仿佛巨兽陷入了沉睡。

鹤无忧意犹未尽,然而周浩却感觉到了疲惫,本身的伤势只是暂时稳住,并没有完全恢复,断骨也只是续接到了一起,而因为缺乏灵药没有及时长好,只能是以灵力包裹,缓缓滋润来使之逐渐愈合。

援手鹤无忧也是迫不得已,而后和鹤无忧谈论道法经文,却还要不断的去记忆,参悟,而且有许多症结之处鹤无忧显然有意藏拙,并未尽言,这就使得周浩必须耗费更多的心力去甄别记忆,而眼看夜色更深,体内断骨更是不断折磨神经,不得已周浩压下心头兴奋,结束了探讨。

“鹤兄真是博闻强识,见解独到令人发醒,云某他日定要再向鹤兄讨教,还望到时莫要吝啬哦!”周浩开口,在鹤无忧无奈却暗藏喜悦的眼神中,止住了话音。

鹤无忧尽管极力掩饰,但是即便周浩所讲述的,所暴露出的部分经文,也足以弥补他所急需的短板,这其中也有周浩有意为之,而实际上,最简单版本的长生经,正是其中最初三页所载内容的开释和译文,删减了部分与后面更加高深功法的部分联系,从而形成可以让当代修士修炼的养生功法,不过也正是因为它的属性,决定了它不能在修士中大放异彩,只能便宜了像周浩这样,没有后台,资质稀烂的小修士。

鹤无忧见周浩疲惫不堪,也明白周浩伤势可能尚未完全恢复,也只得不再纠缠,何况他也要抽出时间来整理,参悟已经得手的部分经文,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最好能得到护道者蓝老爷子的认同。

不过鹤无忧的确会做人,看出周浩的窘迫,临别之际硬是递给周浩一枚玉瓶,没有药名,但是巴掌大的玉瓶温饱满,三枚青色符文流露着淡淡的灵光,在玉瓶表面构成一支奇特的树枝,显然是其标识。

周浩道过谢,也不客气,拿起药瓶直接去了来到九璇楼边上,也是上次顿悟之处。正好可以迎来第一绺朝阳的窗户。

九璇楼,经历了一次次动荡,始终屹立不倒,而千百年来,唯有这一次异变让人真实感受到其魅力所在,虽然也引发了许多纷争,但是除了那些即得了好处,同时又遭了罪的修士外,其他修士也只能无奈叹息,机缘,不光是靠争取,有些机缘连争取的资格都不会给你,否则也不能称之为机缘巧合。

离去的筑基,金丹修士,带着九璇楼又一个离奇的故事,向着九峪各处传颂,想来不久之后,七星城又会吸引来无数修士,引发新的一轮热潮,不过这一切都不会影响七城会武擂台的赛事,更不会影响到天衍宗开山收徒的进程。

九璇楼六层,古朴典雅的包厢中,四个修士气息肃然的围座一起,除此之外,一层若有若无的护罩,泛着灵光隔绝了内外,显然四人在这安全无虞的九璇楼中,居然还布置下了隔绝阵法。

这四人,满面怒容正在口吐莲花滔滔不绝的,正是之前被周浩联合鹤无忧,以及黄忠碌大损颜面的闿阳城主,而其余三位,正是有着攻守同盟的其余城主,天枢,天权,玉衡三位城主。

事实上,至始至终,事情的起因和吃亏被打脸的,都是首当其冲的闿阳城主,同样,作为攻守同盟的先锋,砰了壁,也就在明面上有了更多的话语权,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脸,闿阳城主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而作为同盟的其他三位城主,此刻反倒也尽力安抚闿阳城主,因为很简单,一旦因为主导各城的城主混了头,引发七城之间的争斗,那必然会是石破天惊的大战。

而真到了那时节,且不说谁胜谁负,单是因此造成的损伤,其背后在天衍宗的后台,就绝不会允许,那样为了自身利益他们这些看似风光的城主,都得付出代价。除非那个真的走投无路了,打算真的反叛出天衍宗。

任由闿阳城主叫嚣,其他三人自是默契的劝慰,舒缓对方胸中戾气,发泄一通的闿阳城主,逐渐冷静下来,也明白自己被怒火迷惑了心智,有些迷障了,不过压抑在心中的杀机却愈发炽烈,对于云氏和那个鹤无忧,以及在心底打上了必死的标签,一旦让其找到机会,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绝杀,即便是有元婴期的底牌,可能让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

几位,七城会武已经过半,今日过后就剩三天时间,那小儿虽说没受多少伤势,可是他万一不再上擂台,那么该怎么办?

闿阳城主根本没给天权,天枢,玉衡三位城主其他选择,而是直接越过了是否要出手对付云氏,直接考虑的是要怎么样去干掉云氏(周浩),因为之前已经有了约定,要拿出手中真正的底牌,来了解云氏,而今闿阳城主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比较强硬的方式,尽管三位城主心中不喜,但是也逼不得已只能认可。

“三位,某家之前已经算是彻底开罪了那郝岩,日后之事还很难说,而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大家,何况那郝岩已经和咱们有了约定,如今某只求抹除那个蝼蚁,如此小事想来三位城主必不令某家失望。”闿阳城主恢复沉静,却也粗中有细,一个城主也不会真的就一无是处,斟酌之下用尽心机,并不忘许下重利。

“当然,三位城主为了某家颜面,不辞辛劳,某家自不能让三位白白辛苦,事成之后,某家愿拿出一成灵矿或同等资源作为酬谢。”

此言一出,三个老奸巨猾的城主面色立变,原本有些凝固肃然的气息立刻舒缓,一丝笑容挂上嘴角,之前便有约定要派人灭杀周浩,但是见识了周浩那种和金丹拼杀神勇,三位心底早就打了退堂鼓,别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筑基修士,就是自己手下修士吃了亏,也变得无所谓了。

一旦再派做为底牌的种子出手,胜了也只是扬名,可万一败了呢!修士实力相当之下,想要取得胜利本就困难重重,如果要两个修为相当的修士绝出生死,通常最终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这样的事情,没有好处傻瓜才会去做,而三位城主显然不在此列。

一场交易在四位城主满足的笑声中达成,气氛一片和谐融洽,不知道的人见到,还会以为是几个老友做了什么有利千秋万代的善事呢!

朝阳初升,紫气东来,周浩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提升修为的机会,如今的自己完全对体内灵根失去了掌控,没有了强力的攻击防御手段,这是自修炼以来自身最无助,最虚弱的时间,受制于人,看人脸色这种事,周浩心中固执的反感,而要取得主动,不至于低声下气,那就要抓紧时间恢复修为。

紫气东来,自然不会每一次都有机会顿悟,之前的顿悟也是足够的积累之下的必然结果,但是每天清晨这短短一刻难得的紫气,却是周浩借以提升修为,淬炼灵力的重要环节。

沉浸在修炼之中,周浩也不知道一场针对自己的绝杀阴谋正在接近,安心的淬炼掌控自身无法掌控的火焰灵根个土行灵根之力。

郑州银屑病医院有预约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电话预约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急诊
郑州银屑病医院急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