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历史

死神之阴阳断 第二十一章 爆炸了呢……

发布时间:2019-09-25 22:56:34

死神之阴阳断 第二十一章 爆炸了呢……

ps:最近考试考的我脑袋都晕了,这一章质量略差,欢迎提意见。

ps::欢迎来加哦,等高考后咱就有时间了。

三人回到宿舍,京乐直接趴在榻榻米上长长的出了口气,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他而言绝对不算愉快,真是第一次见到比自己还能闹得人,这种纠结的感觉让他一阵烦躁。莫军和浮竹也坐到一边,莫军爬到桌子边迫不及待地掏出怀中的木牌,之前在道场那边只是匆匆一看,现在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了。

莫军放出一丝灵力注入木牌,下一刻,一道道由灵子组成的信息在他脑海内浮现。木牌内记录的东西并不多,只有前几号的破道和缚道,都是鬼道体系中最初级的东西。但莫军却很满意,这些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説就已经足够了。而且他很清楚,无论是什么样的力量都应该从基础开始,再精妙的招数也都是有基础组成的。

如果一个人的基础扎实到变态,他的举手投足间就是招数,配合着无数次战斗的经验进行总结,便足以开宗立派。因为到了那个程度,他们的招式都会自成一家,在不断的战斗中自然而然的升华成为精妙有效的招式,这便是所谓的“我流”!就像是史上第一弟子中的风林寺损隼人,以及富奸老贼笔下的会长一样,举手投足便是绝招!好吧,莫军承认,他的武学理念大部分来自与为同行所不屑虚幻的动漫和,不得不説这货能练到这一步也算是个奇迹了……

莫军将这些鬼道的波段记在脑内,便放下木牌站起身对着浮竹説道:“果然还是应该试验一下,这种东西光看资料可没感觉。”

“你想让我陪你去试试?”浮竹看着莫军问道。

“嗯,不方便吗?”

“那倒不会,那就去院子里吧,反正这里也就只有咱们三个。”浮竹diǎndiǎn头,也站了起来。而一边的京乐眼中也多了一丝好奇,也跳起来跟着莫军两人走了出去。

三人走到院子里,莫军看着后边的京乐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跟过来干嘛?”京乐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一脸认真的説道:“看笑话。”

“哈?”莫军一脸黑线,旋即表情夸张地嘲讽道:“不是我xiǎo看你,刚刚被打成猪头的某人真的不需要修养一下吗?”京乐脸色一黑,冷哼道:“那就不劳你费心了,相信以我的水平教一个白痴还是绰绰有余的。”

莫军摸摸下巴,説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就来示范一下啊。”京乐踏前一步,一脸骄傲地哼道:“那你可要看好了,破道之一——冲!”莫军双目一凝,就看到京乐的手指前一道灵子迅速凝聚,下一刻灵压爆发,一道气柱轰出,“砰”的一声轻响京乐身前的地面一震,被轰出一个浅浅的土坑。

京乐有些得意的看向一边沉思的莫军,莫军感到了京乐的视线,头一歪面无表情地问道:“看我干什么?”

“诶?”京乐明显有diǎn意外,这家伙难道就不打算问diǎn什么吗?莫军很清楚京乐的想法,这就像是刚刚被欺负过的xiǎo孩,心里不服气,所以拿出新奇的玩具打算炫耀一下的心里。但是你这不是找欺负呢么?説起来这一幕让莫军想起了向某只蓝胖子借空气炮找胖虎炫耀的大雄,説到底还是被欺负的命……别説这招和空气炮还是蛮像的,就是胖虎和咱实在是没可比性。

莫军摸摸下巴,看着有些意外的京乐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説道:“有事?”

“不……”

“那你还不继续!”

“我,你……”

“你什么你啊,不会别的了?这就完了?还是説伤还没好?”莫军作出一副鄙视的表情。

“当然还有!”京乐怒吼道:“那你就给我看好了!”

“我看着呢,记的还有缚道,你要是不行就去歇着吧。”莫军依旧一脸淡定同时心里暗笑,这丫别管以后有多奸滑,至少现在还只是个xiǎo孩子,得趁着这货变成大叔之前尽可能的欺负欺负,他对那个花袍子可没啥兴趣。

“你,你……”听着莫军那得寸进尺的要求京乐心里就是一阵火大。

“别你你的的了,给xiǎo爷快diǎn,不行的话就在一边歇着去,能力不足我是不会怪你的,反正咱一开始也没报多大希望。”莫军一脸不耐烦地挥手道。

“魂淡!你给我好好看着!破道之二……”京乐立刻大吼着释放鬼道,莫军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鬼道释放时的波动,一边不时嘲讽两句刺激京乐加速。

终于,“缚道……之九——击!”京乐喘息着喝道,一道红光射出,自动缠绕在不远处的树上,勒出深深的黑色痕迹。京乐发出这一击便急促地喘息起来,这种最初级的鬼道对于京乐这种实力的人来説并不算什么,但也架不住京乐这样憋着一口气连续使出将近二十发鬼道,灵压都差diǎn跟不上。

但莫军可不怎么满意,刚刚京乐一共用了十八发鬼道,其中九个破道九个缚道,这和山老头给他的木牌中记载的完全一样,这让想榨出diǎn新鲜东西的莫军多少有diǎn不满意。“没了?”莫军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了,就这些,你还想看多少?”京乐稳住呼吸,没好气的説道。

莫军晃了晃木牌,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用的这些鬼道的我这个木牌里都有,可问题是你学的时间比我长的多,就没几个高级diǎn的?”

“山老头説让我们打好基础,这几个基础的对现在的我们来説就够用了。”京乐有些无奈的説道。而莫军也认同的diǎn了diǎn头,平心而论如果是他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打好基础才是关键。

京乐想了想,又説道:“不过浮竹他倒是比我多学了两个破道。”莫军一愣,然后看向浮竹,浮竹也没否认,有些无奈地説道:“毕竟我的斩术比不上京乐,只能在这方面下diǎn功夫了。”

莫军叹息道:“果然一开始直接找浮竹就好了,找你果然不靠谱啊。”莫军説着斜着瞟了京乐一眼,京乐顿时怒吼道:“你靠谱那你来啊!”

“我来就我来。”莫军无所谓的説道,同时踏前一步,右手张开对准地面,京乐看着莫军的架势微微一愣,下意识地説道:“你要干嘛?‘冲’是用手指……”

“可那样岂不是很没意思?”莫军不等京乐説完就反问道。

“诶,可是……”京乐明显有diǎn没反应过来,但莫军也不打算等他反应过来,当下回头白了他一眼,自信地説道:“你只要看着就好了,破道之一——冲!”

伴随着莫军一声轻喝,他手前的灵压爆发开来,“砰”的一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比京乐刚刚轰出的坑大两圈的浅坑。京乐和浮竹对眼前这一幕都感到十分震惊,然而莫军却不满地自言自语道:“啧,只是范围大了一diǎn吗?”

京乐闻言立刻大吼道:“你还想怎么样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魂淡,你就不能正常diǎn吗!”京乐的直觉告诉他,让莫军继续下去一定会发生神马糟糕的事情。

然而与京乐相反,浮竹对此十分感兴趣,反而向前几步来到莫军身边。莫军显然更不在意,完全不理会一边吼叫的京乐,他刚刚配合自己的手稍微加宽了一diǎn灵压波段的宽度,结果是扩大了攻击范围。莫军皱了皱眉,那么加大灵压的密度呢?

想做就做,莫军的右手五指弯曲成爪,喝道:“破道之一……”伴随着莫军发力,他的掌心处灵压快速凝聚,一边的京乐看着继续作死的莫军,知趣的向旁边挪了几步,否则万一被波及到里面他找谁哭去。京乐已经打定主意远离莫军远离悲剧,至于浮竹,这几年他打定主意的事情从没改变过,劝也白搭。所以京乐果断跑到一边,准备欣赏莫军的悲剧,嗯,怎么着也该让这货悲剧一把了吧。

莫军不知道京乐的想法,他现在正全神贯注地观察手心处的变化。随着灵压的凝聚,他手心前的空气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扭曲,他已经感觉到,极限已经开始接近了。莫军不打算直接极限爆发,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吃不是吗?所以莫军果断大喝道:“冲!”

“轰~!”一阵烟雾弥漫。

“啊,爆炸了呢。”莫军面无表情地説道。

“嗯,炸肿了呢。”旁边的浮竹看着莫军的手淡定的説道。

而另一边,烟雾散去,狼狈不堪的京乐悲愤的大吼道:“魂淡

死神之阴阳断  第二十一章 爆炸了呢……

!老子跟你没完!”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医院电话号码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咨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网络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