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历史

菊韵谁来当群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52:27

“赵万能”掘地三尺,把小学同学们拉到一起建了个微信群,很多同学都失联三十年了,阔别重逢,亲热得不得了,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  赵万能是个机灵鬼,他在群里说:“鄙人能力资格都不够,就是个跑腿的,临时当几天群主,过几天咱们聚聚,由大家一起推选一位德高望重的同学担任群主。我提议,咱也紧跟国际形势,隔三差五搞个换届选举,绝不搞终身制,能者上庸者下!”  听他这么一说,大伙儿纷纷叫好。  搞建筑的李晓光抢先说道:“下个周日我在帝豪酒店宴请大家,同学们一定赏脸哟,我先打个样!”  李晓光这个“样”打得挺硬实——山珍海味茅台酒;余兴又来一轮酒吧烧烤KTV,转圈下来,五万大洋出去了。大家玩得很尽兴。  赵万能打着酒嗝掏出手机宣布:“同学们,李土豪今天表现特别到位,我这就把群主转让给他,大家有没有意见?”  同学们严重赞同,纷纷求抱粗腿。赵万能“啪啪”按了几下手机,几秒钟完成了权力交接。  小学时的班长张大奇一直没太言语,这时忍不住说道:“这么多钱,让李晓光一个人花不合适,我算了算,平均一人花费一千四百八十块钱,算一千五吧……”说完,张大奇掏出准备好的钞票向李晓光递了过去。  李晓光有些恼了:“老班长,你这是骂我呢?同学感情重要还是钱重要?”  张大奇认真地说道:“同学情不能用钱衡量,我们有纪律,不能白白吃请,请理解。”  说完,张大奇把钱放到桌子上,提前告辞了。  李晓光气恼地问道:“他当多大官?和同学装两袖清风呢!”  赵万能一撇嘴:“听说在咸水乡当个小破镇长。”  一旁有个叫周宏图的同学冷笑道:“在我面前就是个芝麻大个官,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赵万能打着圆场道:“老班长从小就一根筋,都是老同学,别和他一般见识……对了,周老板,听意思你也是体制内的人,能不能透露下,啥级别了?”  周宏图矜持地一笑:“区区一个局级干部,不值一提。下次我做东,看看我的局面。”  同学们轰然叫好。  时隔不久,周宏图果然在群里“艾特”了所有人:三天后黄金海岸娱乐城见!  群里同学纷纷响应,但也有十几个人表示了遗憾,有事来不了,张大奇就在其中。  这次聚会从规格上比李土豪又高了一个级别,黄金海岸的老板从头到尾点头哈腰陪着,所有服务和消费都是贵宾级的。大家都夸夸周宏图有面子。  吃饱喝足,周宏图喊来老板结账。老板满脸堆笑地说道:“周局长能来是给我面子,提钱不是打我脸嘛!”  周宏图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个人请同学吃饭,不收钱岂不是让我犯错误吗?置党纪国法于何地?收,必须收!”  老板无奈地拿过账单,认真地算了算说道:“今天正赶上开业三个月酬宾活动,折算下来,您一共消费了一千五百元整。”  周宏图掏出钱递过去,满意地说道:“你们这经济实惠,难怪生意这么好,祝你财源广进!”  老板挤了一个笑脸出来:“还不是多亏周局赏饭吃。”  老板一出门,李土豪立马掏出手机,边操作边说:“这群主还得周老板来当,局座的脸才是国际硬通货币,刷一下值好几万呀!”  周宏图笑眯眯地看着手机:“哈哈,感谢同学们的信任,我就当仁不让了。”  说来奇怪,按同学群的规律,每次聚会之后都会掀起一阵聊天的热潮,可从周局长宴请之后,群里立刻冷清下来,赵万能使出了全身解数插科打诨讲段子,可没几个人响应,好好的“天”说聊死就聊死了。  周宏图不爽了,私下指派赵万能:“怎么?上次没吃好?你张罗人,我再安排一顿!”  赵万能这次不灵了,群里通知、挨个打电话,忙活一大气来了七个人。  周局长很扫兴:“第一次还四十多人呢,这次怎么就来七个,葫芦娃聚会呀?”  李晓光赶忙开导:“别看人少,来的都是精英,七大常委嘛!”  周局长脸色好看些了,张罗着落座。因为心情不好,他喝了两杯就有些多了,忿忿不平地说道:“张大奇最不是东西,现在我是局级干部,他才是个科级,还端着班长的架子呢,不识抬举。”  赵万能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还是有些影响力的,我听说很多同学约着没事儿就往咸水镇跑,也不在群里说。”  周局长更生气了:“这是要另立山头孤立咱们呀!”  正说着呢,几个没屏蔽群消息的同学手机同时响了,李晓光掏出一看:“嘿,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大伙儿各自拿出手机,只见张大奇在群里说道:“明天周日,欢迎大家到咸水乡做客,欣赏田园风光,品尝农家风味,大奇一定热情接待。”  李晓光撇撇嘴道:“咸水乡有个屁风光,顶多砌两口大锅就敢喊农家乐,人均三五十块钱就能吃得沟满壕平,他张大奇也真好意思,我是不捧他这个场。”  正说着呢,群里却开锅了,平时不言语的同学们都冒泡了,各种期待各种兴奋的表情暴力刷屏,看意思很多人都不是第一次去。  周局长情绪非常激动,竟然流下眼泪来,拍着桌子说道:“我一个局长居然抢不过小镇长的风头,去,我们都去,看看他能玩出多大场面!”  其余六个同学面面相觑,只能唯唯诺诺地附和:“好,都去!”  第二天早晨八点,同学们在出发地点集合完毕,粗粗一数,竟有六十多人,很多同学带着家属和孩子来的。周局长等七个“常委”暗自奇怪,这咸水乡就那么好玩?  因为群里已经定好:“谁也不许开车,方便饮酒。”所以一辆大巴已经停在那里。上车之后,班花拿着草帽从前往后走:“买票啦,同学们请把零钱准备好。”  李晓光气笑了:“闹了半天这不是张大奇雇的车呀?还得自己掏钱买票!别费那个劲,多少钱我掏了!”  周局长抬手往下按了按:“还用花钱,等着,我打电话叫一台。”  班花摆摆手说道:“千万别,这是大家都认可的方案,同学聚会搞成夸官炫富就没劲了,大家掏点小钱出来玩儿心里舒服。”  赵万能低声说道:“现在仇富的心理多严重,咱就别伤害他们脆弱的自尊心了吧。”  大巴出了城,开了一个多小时,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冲着路边嚷道:“看,玉米抽穗了,上次张大奇把咸水乡的玉米夸得跟朵花似的,这次我们能吃到了!”  一个男生道:“玉米有啥吃头,咸水乡的胖头鱼那才叫鲜呢!”  “咸水乡的草莓好吃,这次我要采满一筐再回去!”一个小男孩扬着手里的塑料筐说道。  周局长纳闷地说道:“你们说的是咸水乡吗?五年前我还来过这里呢,穷山恶水,种啥啥不长!”  同学们都笑了起来:“那是以前,从张大奇同学来这里之后就变样了,他在这摸爬滚打四年,兴修水利,改良土壤,引进合理种植养殖品种,已经把咸水乡变成金山银山了!”  说着话,大巴在一个蔬菜大棚前停下来,司机按了按喇叭,张大奇慌慌张张跑了出来,满手是土,逮谁跟谁握手:“欢迎欢迎,接驾来迟!”  周局长不买账,把手背到身后皱着眉头说道:“乡镇干部都你这素质?埋了巴汰和领导握手?”  班花不乐意了:“都是同学装啥呀?别说你,市长来了张大奇照样握!”  周局长嗤笑道:“说的好像你见过似的。”  班花一撇嘴,冲着大巴喊道:“哥,你还不下来?”  在众人的目光里,坐在大巴最后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抬起头,起身走了下来。周宏图吃惊地喊道:“何市长?”  何市长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搭话,快速走到张大奇面前,紧紧握住他沾满泥巴的手用力摇着:“早就听说这有个镇长,上任之初就口吐狂言,咸水乡不脱贫绝不调动!这几年你干得不错,咸水乡已经改头换面了,为啥组织几次提拔你都拒绝了呢?”  张大奇腼腆地说道:“何市长,脱贫不是目的,再给我三年,我要咸水乡致富!能造福一方比让我当总统都有价值。”  何市长攥着张大奇粗糙的手动了感情:“我听说你为了宣传咸水乡的绿色产品,没少往这拉人,经常自己搭钱招待,弄得自己都揭不开锅了。”  班花抢过话说道:“哥,我们来可是一分钱不用他花,全部自费,每个人走的时候都买好多东西呢!我们可是自愿的,这钱花得有意义。”  何市长眼眶红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妹妹:“本来我想今天在这和你们一起吃顿饭再走,但是……哼!”他瞥了一眼周宏图继续说道,“今天的饭钱我请,剩下的买成水果蔬菜,支持一下咸水乡的村民。”  何市长上车走了,同学们纷纷涌到地里,采摘起了瓜果梨桃,农户们喜笑颜开地接待着。  还真让李晓光说着了,午饭安排在地头一个巨大的简易棚下面,旁边砌着几口大锅,几个农妇挥动铲子热火朝天地翻着锅。简易棚下还有好几桌客人兴高采烈地品尝着农家菜。  几杯酒下肚,沉默半天的周局长端着杯站了起来,红着眼眶说道:“前阵子我就感觉组织已经在调查我了,为了掩饰慌张,我才在同学们这里那么高调。刚才从何市长的态度上更加证实了这点。喝完这杯酒我就回城,主动找组织交代问题。”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默默地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周局长掏出手机操作了两下,凄凉地笑了笑:“我把群主转让给老班长了,虽然他没钱没势,但精神却富可敌国。有大奇带着同学们,不会走邪路。”  张大奇追了出来,大声喊道:“周宏图,我们永远是好同学,大家等你回来!”  同学们一起哽咽着喊道:“我们等你!”  周局长停顿了一下,大踏步向前走去,脸上泪水横流。 共 34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诊断及鉴别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