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娱乐

碧海小说迷魂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33:26

一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郊游,更确切地说是踏青。这是一处原生态的处女地,据说两万年前这里曾发生过火山喷发,地震等一系列地壳变迁。地势山脉走向错综复杂,原生自然树种繁多,如从空中鸟瞰,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从而得名牡丹峰。  今年人们返璞归真,吃的讲究粗茶淡饭,喝的讲究天然矿泉,说是很多对人体重要的营养成分都蕴含在这些萝卜,土豆,白菜,玉米之中,对预防多发疑难慢性疾病大有益处。  玩的讲究天然趣味惊险,对于那些有人类刀刻斧凿痕迹的旅游景点,特别是人声鼎沸吵杂的环境,那些本来在尘世喧嚣的劳心劳力族们都避而远之。  正是出于这些因素的考虑,刘厂长才赶一回时髦,一时忙里偷闲,出去踏踏青。五月正是他这个冰淇淋制造销售企业旺季到来前的短暂的休闲淡季。一个不足三十名职工的科级小厂,奇迹般创造出年利润二百三十万元的突出贡献,从而使他这个一厂之长,也得到公司经理的表彰与奖励。心情好,兴致高,于是组织几位骨干力量,搞一次特殊游玩奖励办法。  这天是周六,天气晴朗,春意正浓,牡丹峰距市区二十五公里,不过大部分是山路,只有摩托车才能勉强通行。这次踏青没有跟公司打招呼,考虑影响,范围只局限厂里几名骨干力量,两位生产、销售副厂长;两位生产车间正副主任和管财务的会计与出纳。  他们一行七人在刘厂长带领下,自驾摩托车经过一小时的跋涉,最后实在是到了摩托车无法行进的程度,他们找了一处较为平坦的绿地作为此次踏青的大本营,把摩托车和会餐的美酒佳肴都集中堆放在此。刘厂长考虑年青人之间除了踏青和采山菜外,也许还有个更丰富的情感沟通与交流,自主选择自由活动,只要尽兴、玩的开心,最后以谁采的山菜质量优、数量多来给与奖励。冠军奖励两千元,亚军奖励一千元,其余奖励伍佰元。同时告诫大家山深林密,大家不要走的过远,中午十二点至一点前回到这里汇集,评选结果后当场给予大家奖励,然后野餐再搞点娱乐活动。    二  生产副厂长王强、销售副厂长张少军都是刚刚成家立业的男人,二人精力旺盛,在工作上谁都不甘落后,听刘厂长发出最后一道指令后,这两位如泥鳅般钻进深山老林,都想拔得头名。  车间主任杜春林,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是冷饮厂的元老人物,建厂三年他日夜为工厂操劳,工作兢兢业业,从配料工艺员一直到车间主任,一路走来很得厂长喜爱。无论多苦多累,从无怨言,可是最近他却有了危机感。  新来的车间副主任董明是轻工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学的是食品专业,他对冰淇淋生产工艺很熟,对产品配方的巧妙构思与搭配,加上品牌的创新意识,上岗三个月后他就开发出“香草”系列产品:有奶香型的“巧克力瓜子王”;有果香型的草莓夹心的“红粉佳人”;有大众叫好的“香蕉奶棒”。这些产品一上市,立刻引起市场的青睐,产品不断增加产量,最后一条自动三千型花色生产线;一条两台三百立升膨化机配置的切片生产线,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生产,工人三班倒产品还是供不应求。平心而论,大学生董明功不可没。也不知怎么的杜春林总觉的心中不悦,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自己苦心经营的爱情之梦,却让这个大个子白面书生董明给打破了。但他绝不甘心,他要为自己的爱情而奋斗,哪怕是赴汤蹈火。出纳员韩雪梅不是总与董明靠近乎吗,我一定要证明给他看,我才是他唯一靠的住的肩膀。  其实董明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阳光亲和有进取精神,年轻人那种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旺盛精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出纳员韩雪梅是真被这么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吸引住了。董明对韩雪梅的频频示好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礼节性的应对而已。董明心中道是对会计汪霞有一丝丝爱慕之情,汪霞长相和身姿总给人一种成熟女性的那种端庄、落落大方的感觉,她的一言一行总是那么得体,多一点少一点仿佛都会有失这种恰到好处的品味,董明心目中的那个她,就是这种类型的人。  杜春林和董明两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听到刘厂长的指令后飞也似的消失在茫茫的林海之中。  剩下刘厂长和两位女士,她们只好屈于这几位虎将之后,自认甘拜下风。拎着兜子在后面慢慢采着山菜。     三  王强和张少军二人摽着膀子。张少军发现一棵过火的刺老芽树,王强立刻赶了过来采摘着,抢完刺老芽后,王强拎着兜子往前跑,没跑几步发现一片卷着尾巴的蕨菜,张少军又跑过来哄抢。其实真正的采菜的多与少,奖金高与低并不重要,二人完全是出于亢奋状态。各自心中较着劲儿,正是这种较劲的心态,使二人完全失去正常的理智,当二人感到筋疲力尽时,看看各自采的两大兜山野菜时,方感到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再一看表,已是十二点二十分,这时他们觉得该寻找回路了。但眼前的景象让二人心中有了一丝丝惊恐的感觉,但见一棵棵水桶粗细的白桦树高耸入云,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奇怪的是此处山野菜成堆结片,王强和张少军此时哪还有心思采菜,天气又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周围无任何辩别方向的目标。二人只好拎着各自采到的两大兜山野菜,凭感觉在茫茫的林海中如无头苍蝇到处乱窜。王强心中暗想自己一位远亲就常年在这山中放养蜜蜂,一次背着五十斤白面,误入牡丹峰“迷魂阵”,结果最后把辛苦背了一上午的五十斤白面割舍,空身一人一直走到月亮初升才走出“迷魂阵”来。   张少军说:“强子,坐下休息一会儿吧,这山菜我们别要了”。王强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说:“还要什么破山菜,要是真的闯进“迷魂阵”我们可就惨了”。  “迷魂阵?”张少军不解地问,接着诚惶诚恐,“那该如何是好?”  王强说:“目前我们不能盲目瞎闯,要是真的走错了再跑到俄罗斯境内的原始森林中,那我们可就休想活着走出去。”  听王强这么说,张少军冷静地坐在王强的身边掏出烟来,递给王强一支,“咔嚓”一声打着了打火机。给王强先点燃后,再点燃自己那根,深深吸了一囗后,说:“王强你说的有道理,目前我们二人观点必须保持一致,谁说的有道理就按谁的执行。”  “是啊,少军,让我们坐在这冷靜一下,不防先唠唠工作之亊,缓和一下心情,先别急于作出判断,以防误入歧途。”王强深吸了一口香烟后,说:“比如刘厂长不日就要升迁,你我心知肚明,留下一个厂长的空缺,你我二人论资历,论贡献,都有可能继任,说句不好听的话,都在拉屎攥拳头——暗使劲。其实细细想来我不具备你看问题的前瞻性和综合素质好的优点。我只是凭借一股子干劲。可是要统领一个企业,并不仅凭一个干劲儿。”  张少军被王强掏心窝子的话所感动。他平时是与王强争強好胜,这完全是一种妒忌的心态。王强是自谦,他多年主抓生产,无论人员配置,生产流程,产品工艺,设备使用与维修他都是内行,厂长一职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想到这,张少军语重心长的说到:“强子,我半斤八两,我自己最有数,如果真要是把厂长放在我身上我自己都不答应,我一个只懂销售的人,怎能管理好一个厂子,好端端的一个厂子毁在我手里,那我真要成为历史的罪人了。”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张少军说:“你是山里通,听你的。”  王强说:“现在别说没有太阳的阴天,就是有太阳我们也别想看到,我们是在原始森林里,我们只好从大树的阴阳面来识别南北。”王强立身来到一棵大树下,指着树根部一面绿色藓苔对张少军说:“你看这一定是北侧,因为常年得不到充足阳光的照射,藓苔是喜阴暗环境的植物,阳光充足的南面没有藓苔的,我们识别南北也就辨别东西了。我们出发时基本上是往西行进的,所以我们现在只要一直往东进发,迟早会走出去的。”  王强周密的分析令张少军折服,二人齐心协力,从茫茫林海中,朝着既定目标前进。    四  车间主任杜春林和副主任董明转来转去,转到了山的后坡,山菜不多,但一块块巨石遍布整个山坡林子中。杜春林一边找山菜一边深一脚浅一脚躲避着一块块大石头。董明紧随其后,在这深山老林中,稍有一点距离,便会产生恐惧与孤独感,谁也不愿离开谁。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摸索寻找着。  “哎呀”,杜春林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指着时隐时现的一条红脖绿身的长虫喊道:“蛇,野鸡脖子!”董明听到喊声,立刻蹲下身查看,只见杜春林的左腿后部有一道毒牙痕迹,董明立刻感到情况的严重性,如果蛇毒一旦随血液进入心脏,杜春林的生命可就危在旦夕。董明在大学期间看过有关被毒蛇咬伤后的施救方法。现在他一方面安慰杜春林不要紧张,一面抽出自己的鞋带,在杜春林左小腿被蛇咬伤的上方五公分处用鞋带缠绕两周紧紧扎住。随后掏出兜里一个小瓶水果罐头,一使劲拧开了盖子,先给杜春林喝了一大囗,自己也喝了一大囗,剩下的全部倒掉,从兜里掏出一块餐巾纸,塞到瓶子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燃,迅速按在杜春林的伤囗上,这小圆囗瓶子如火罐般把杜春林的伤囗处灸了起来,从透明的瓶子外部明显看出乌黑的血被火罐拔了出来。  杜春林流着泪水看完董明的整个施救过程。他从内心里感动和佩服眼前这个好同事,他处事不惊,井然有序的稳定性是自己无法比拟的。  五分钟,董明看看表,赶紧又把杜春林腿上扎的鞋带松开,然后又重新扎紧,说:“长时间血脉不通会造成局部组织坏死。”  就这样,董明为杜春林反复几次拔毒,把一个被毒蛇咬伤吓个半死的杜春林从死神手中又抢了回来。二人丢下采了半天的野菜,正绕过山坡石块往回返,突然董明一脚踏了个空,一屁股坐在地上,痛的大叫不止。杜春林马上蹲下身查看,原来董明的左脚崴伤了,只见脚脖子立即肿了起来。这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啊,现在只有杜春林背着董明往回返了……    五  刘厂长和汪会计、韩雪梅三人在中午十二点半满载而归。三人把一大块塑料布铺在草地上,把带来的各类熟食、啤酒、饮料摆在上面,左等右等,一直不见人影。手机联系没有信号,一直到下午两点也没看见一个人影。刘厂长三人心急火燎,不知他们为何还不回来,莫非发生了什么意外?就在此时,远远看见杜春林背着董明出现的身影。  刘厂长三人立刻奔了过去,替换大汗淋漓的杜春林,刘厂长把董明的左臂架到自己的脖子上,汪霞在右侧扶着董明,心痛的留着眼泪,当着众人面又不好意思,但一颗被爱情征服的芳心此时又怎能隐藏住惊喜、悲欢的情感,他和刘厂长把董明扶到摊位旁边坐下,亲自为董明脱了鞋袜,把董明肿的老粗的大脚捧在怀里,把刘厂长送上的一瓶白酒倒在手心里,然后轻轻涂在董明的脚脖子上,不停地摩擦着,董明的脚疼痛难忍,咬着牙,吸着冷气,可内心却是甜美的。  站在一边的韩雪梅暗暗地流泪,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怎么一时间就成为别人的恋人呢?她觉得自己就够前卫的,可怎么竟然落伍到如此地步。她感到委屈,心痛。  杜春林说:“大家是不是把感情平均一下,我被毒蛇咬了差点命丧黄泉。”  他这么说,刘厂长一惊,马上查看,可不是,杜春林小腿上还清晰可见毒牙的痕迹。韩雪梅,不由自主地蹲下身,用手抚摸着杜春林的腿,“春林,一定很疼吧!不会有危险吧?”  “那要看你的表现,你要和我好,我也许就没有危险。”杜春林逗着韩雪梅。  “缺徳你,都死到临头还开人家玩笑。”韩雪梅两只拳头不停敲打在杜春林的背上。  就在这时,王强和张少军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大家欢呼着,这二位如同经历一场二万五千里长征归来一样,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如一滩泥一样喊着:“水,水!”  虽然时间晚了一些,大家顾不上其它,狼吞虎咽。边吃边讲述各自历险的经过。也推心置腹谈了自己的真心感受。  刘厂长说:“今天踏青活动虽然经历奇险,但你们又有进步了,又成熟了,这次活动虽然有惊无险,但提醒我们今后干任何事情都要慬密周全,我相信这次活动的收获远超其本身的价值。”  “今天按规定,我和汪霞、韩雪梅采的山菜最多,奖金理应是我们三人的。但是今天打破规定,你们都是企业的优秀骨干,每人都有一份两千元的奖励!”    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八日           共 46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应当怎样去诊断前列腺结石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