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娱乐

天纹帝君 第25章 开始挖坑

发布时间:2019-10-18 22:01:13

天纹帝君 第25章 开始挖坑

杂务长老贺天明楞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一瓶丹药:培元丹。

贺惊云伸手接过培元丹,然后将瓶口朝下一股脑全部倒出来,整整十二颗玻璃球大小的丹药拿在手中,然后,再次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下,一口气全部塞进口中。

嘴巴被塞得鼓囊囊的。

贺惊云低着头,然后命纹开始吸收。

十分钟之后,一口十二颗丹药消失无踪。

“你平时,就是这么吃丹药的?”贺天明上来问道。

“是的,三长老!”贺惊云站起来,淡淡的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能把我父亲留下来的纹心吃完!”

“噗!”

他这么一说,其他的人也想起来了。

贺天明更是一拍大腿,说道:“怎么把这一茬忘了?”

如果早想到贺惊云前几天吃过纹心的话,打死他也不敢和人家对赌。

现在好啦,刚刚说大长老的损失自己来承担,这可是二百多颗丹药啊,如果换算成纹象石的话,大概要三万多。

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贺惊云除了两百多颗培元固本丹之外,还吃了两颗破障丹。

破障丹是专供纹徒镜弟子突破到纹师境所用,珍贵无比。

一颗破障丹差不多相当于能给家族增加一名纹师境的长老,其价值可想而知!

“三长老,现在您相信我能一下午吃完那些丹药了吧?当然了,如果您不相信,可以再拿出二百多枚丹药来,我当场给您实验。”贺惊云问道。

“额,呃呃!老夫还有事,先走一步。。。”贺天明借故就要离开。

贺惊云怎么可能让他走的那么轻松,在他背后大声喊道:“三长老慢走啊,回头别忘了把大长老的损失赔给他就行了,小侄在此多谢了!”

贺天明听了以后两眼一黑,身子微微一顿,暗自骂了自己一句:老子这不是混蛋么?怎么想到为他人出头了,真是的。

不过,这话他是说过的,想要赖账肯定是不行的了。

“哼!”贺天明没有回头,但是脸色阴沉如水,仿佛掉了一块一样。

“大长老,现在事情水落石出,您老人家也看到了。丹药却是被小侄吃掉了,并非是偷盗,而且,此事小侄也提前问过您,您说只要我不爆体而亡就可以吃,所以。。。”

“哼,小滑头!”贺天渊骂了一句,然后又笑眯眯的说道:“惊云啊,原来是老夫误会你了,这样吧,回头老夫传授你一套法决,你那《青木决》品阶太低了,算是老夫对你的赔偿。”

其实贺天渊还是打了自己的小算盘,希望贺惊云继续留在自己身边,然后可以近距离的观察他。

既是这个小狐狸身上没有空间宝物,那又如何?

便是他那种可以在睡梦中修炼的本事,如果学过来对自己的修为来说绝对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大哥,既然是误会,我看还是先将惊云身上的魔蛊虫给解了吧。”九长老最关心的还是贺惊云的身体。

贺惊云听了感动,原本自己都忘记了魔蛊虫的事,难为九长老还记着。

“恩,确实!”贺天渊又从自己的口袋中摸索出来一枚魔蛊虫,丢给贺惊云说道:“把这个也吃下去,这二者本是一雄一雌,若是同时到了你体内,两相交合之下便会化于无形。”

贺惊云接过来魔蛊虫,也不问三七二十一,直接丢尽了嘴里。

不过,他并没有咽下去,而是让命纹将之化为血水

,然后再吞下。

接下来,就是选择了!

“惊云,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也不便继续待在大长老这里了,收拾一下你的行礼,随老夫去我的居所吧。”九长老如是说。

大长老却有不同意见,说道:“九弟啊,经过此事,老夫觉得我和惊云二人之间的误会已解,师徒情分又增添了不少。不如这样,惊云还在我这里修炼,老夫现在便收其为第三亲传弟子,同时,正名少家主,你看如何?”

到嘴的一大块肥肉,还能让他跑?已经煮熟了的鸭子,怎么可能还会让他飞?

贺天渊困在纹师境巅峰已经好多年了,本来这辈子都没有希望突破到传说中的纹君大境,可现在看到了贺惊云那个可以在睡梦中修炼的方法,他便再也不能淡定了。

《国语》有云:得时无怠,时不再来,天予不取,反为之灾。

“虚名而已,实力和地位不相称,就会招致他人的非分之想,对于惊云来说,是祸非福。以愚弟之见,惊云还是跟我走吧。”九长老自然明白贺天渊的意图,不可能放任贺惊云在大长老这里。

贺天渊还不甘心,转过头看着贺惊云,问道:“惊云你决定吧。”随即再次拿出老爷爷的慈祥模样,色眯眯的对贺惊云说道:“惊云啊,你要知道,若是成了少家主,等老夫百年之后,你就是贺家的掌门人。”

贺惊云装作一脸兴奋的样子,说道:“好好,只要大长老愿意收我为亲传弟子,弟子就跟着师傅。”

贺惊云不是二货,岂能不知道大长老的意图,但是,他没有办法躲避。

因为玉玺还在大长老的文物架上,自己要想办法拿回来。

还有,这老不死的竟然敢威胁折磨自己,这笔账如果不算算的话,大夏城也就白走一遭了。

“嘿嘿,谁是狼谁是肉,言之尚早!”贺惊云神秘一笑。

大长老却是哈哈大笑,拉着贺惊云的手说道:“好,好,小子,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三个亲传弟子了。”

“来,见过你的二师兄!贺惊涛!”

然后,贺惊云就看到一头肥猪一样的贺惊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类个去,还真是二师兄啊,不过,贺家老头从前到后全部都是瘦子,怎么贺天渊生下来一个死肥猪,这货绝逼不是亲爹!

贺惊云YY的档口,九长老走过来,很严肃的问他:“惊云,你可想好了?”

贺惊云握握手,说道:“九长老不用担心,弟子没事!”

“其实,如果你愿意的话,老夫也可以做你的师尊!”

贺天棋要做贺惊云的师傅,和贺天渊的目的是全然不同的,他只是为了保护孩子而已。

贺惊云摇摇头,说道:“小侄已经决定了,九长老无需多言。”

“好吧,日后只要我在山上,每天都会来看你一次。”九长老轻叹一口气,飘然离去。

贺天渊乃是贺家之主,深知欲速则不达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并没有马上再次逼迫贺惊云,而是相反,装出了一副老好人的面目,先是宣布贺惊云成为贺家的少家主,然后,又选了个日子举行盛大的收徒仪式,最后,还命人在自己的卧室旁边专门给贺惊云开辟了一处居室。

有时候,他还亲自过去指导贺惊云修炼,但是只字不提归还玉玺之事。

他越是不提,贺惊云就越不能急,一旦露出急躁的心情,对方马上就会意识到那玩意的珍贵,所以,贺惊云也一直忍着不急,争取让贺天渊自己把那玉玺只是当成一件文物。

一老一少,各尽心思!

某一日,贺天渊道:“惊云,为师觉得你修炼的《青木决》品阶太低,我这里有一本《乙木炼化功》,乃是黄阶上品,正适合你修炼,你拿去。”

贺惊云接过一片竹简,装出一副喜滋滋的样子,朝贺天渊拱手道:“谢师傅。”

其实,他整天修炼《青木决》都快烦死了,现在有一本稍微好点的《乙木炼化功》,自然是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提升。

然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贺惊云修炼《乙木炼化功》,而贺天渊则是像一头潜伏在暗处的猎豹,时刻关注着贺惊云的情况。

终于有一日,他发现贺惊云睡梦中也能修炼《乙木炼化功》的时候,心中开始有了一丝丝的失望。

这证明,贺惊云能够在梦中修炼,和修炼什么样的功法没有关系,《青木决》可以,《乙木炼化功》也可以。

那也就是说,有很大的可能,这种梦中修炼和贺惊云的体质有关。

要不?就是还有另外的法门。

但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既然是法门,要确保本身先能在睡梦中维持,这就是比较难的了。

到现在,大长老基本上可以确定:空间宝物,贺惊云没有;修炼法门,他应该也没有。之所以出现了一个这么逆天的菊花纹,应该真的和他的体质有关。

贺天渊很失望!

不过,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件让他感到高兴的事情,这件事情弄得他差点发狂。

有一日,贺天渊发现二师兄,哦不,应该是自己的儿子贺惊涛正在研究一片竹简,便走进观看到底是什么竹简能让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看的那么入神。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

“惊涛,这,这,这竹简,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仅仅只是扫了一眼,就一眼!贺天渊已经激动的快要嗨翻天了。

“啊?”贺惊涛没想到父亲会有那么大的反应,露出一脸肥肥的萌萌哒,说道:“这个啊,这是惊云师弟给我的呀,他让我帮他看看其中的意思!”

贺惊云的大坑,姗姗而来!

唐山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长春治疗盆腔炎费用
开封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唐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长春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