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碚信息网 > 健康

浮云飘远的季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7:01

九月的天空很高远,太阳透过稀薄的浮云贪婪的吮吸着大地,丝毫没有秋的凉意。这一切似乎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叮铃铃……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过。寂静的校园霎时喧闹起来,人群顷刻间塞住了校门,缓缓地向外涌动。注视着拥挤的人流他缓缓站了起来,活动着发麻的腿脚,深深地呼吸着,目光像电一样。  人流将息,却仍不见她的踪影,他有些着急了,频频湿润着干燥的嘴唇。目光像电一样在人流中搜寻着,时刻不离。  她终于出现了,从人流中斜穿而过。左手拇指紧紧扣着裤兜,高昂着头,随向右走的人流边走边望。  “真笨,回头啊!”他几乎要说出了声。他大步向她追去。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焦急和无名的恐惧。  她回头了,像一辆转向的卡车。她看到了他。四目相对,穿过蜂拥的人流和模糊的秋风。这个季节的风很特别。  “去哪儿啊?”她先打破了沉默。她的发稍应着秋风飞舞着。  “去吃饺子吧。”  “去哪儿吃?”  “那边,那边,那边……”他胡乱比划。  他们并肩缓缓地走,一辆车驶来,他拉了她一下,车过去,他松开。  “太热啦,还有多远啊?”她想打破长长的沉默。  “快到了,你还嫌热,我还穿着长袖衫呢!”  “你缺心眼儿,满大街找得出第二个穿长袖的么!”  “我短袖的都脏了。”  “你妈不给你洗啊?”  “都是我自己洗,这几天……”  “犯懒?”  “嗯。”他苦笑。  “看,就那儿,那个。”他指点着。  “我咋看不见?”  “你没戴眼镜。”  “哦,对,你真聪明。”她笑了,笑得很甜。  他们相对而坐,又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他有些不高兴,因为他想去雅间,他想要一个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的空间,他有太多太多的话需要安静的向她说。而她却执意坐在大厅,将他们置身于嘈杂之中,她仿佛故意不给他机会。  她把玩着晶莹的玻璃杯,呷了口可乐。  “泡泡为什么要往上冒呢?”她天真地问。  “你是学理的你问谁?”他语气有些重。  “学理的就一定得知道?”  “难怪你得去复读。”  她在他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他却笑了,他喜欢这种熟悉的感觉和她那熟悉的表情。  “我该饿死啦!”她声音有些大。  “现包哪有那么快,来,先喝个交杯可乐。”  “滚!”  “你们班好吗?”他关切地问。  “嗯,哪方面?”  “风气、老师、同学什么的。”  “还行吧。”  “能适应?”  “都高四了,什么适应不适应的,熬呗。”  “您的饺子。”服务员打断他们。  “这盘多,给你。”她把一个盘子推给他。  “我也是这样想的。”  饺子使他们在无话时有事可做。  她吃得很快,原本洁白的面孔变得粉盈盈的,额头沁出一层晶莹的汗珠。他吃得较慢,嘴唇闭合,下颚有节奏的浮动。相比之下,他更像一个女生。  “我走了你想我吗?”他盯着她。  “不想!”  “又说谎。”  “你几号走?”  “十三。”  “还早呢,我同桌明天就走了。”  “我吃完了。”她抹着红润润的嘴唇。  “剩这么多,浪费!”  “你帮我吃了不就行了?”  “你想撑死我呀!”  “那你还说我,我就不信你能把你那盘吃完,我还不知道你吃几碗干饭?”  “嘻,你请我还是我请你?”  “我没带钱。”她笑了,得意地笑了。  “我也没带!”他故作惊讶。  “真地?”她盯着他。  “没带太多。”看着她,他无法说谎。  他继续埋头吃,不时用餐巾纸拭去额头的汗珠。她看着他,他的嘴唇很红,样子很优雅。  他意识到了她的目光。他放下筷子,看着盘子低声说:“我可以抱抱你吗?”他说的很流畅。  她默然了,良久良久……  “唉,我对我家猛犬提出这个问题时它跟你是一样的反应。”  她又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我这块肉都坏死了,你掐了三年。”  她再一次掐住了那个位置,许久不肯松开。这一次,她的眼睛晶莹了。她在想:这一掐,是否是最后一次了。  “我饱了,但我非把这几个也吃掉。”  “你别弄得又破产又破腹。”  “你知道我的网名吗?”  “什么?”  “大胃。”  “饭桶吧。”  她拿了张餐巾纸一条一条地撕。修长而洁白的手指飞舞着,像蝴蝶。盯着那飞舞的白蝴蝶,他好像失去了心智,像一个蹒跚的孩童抢夺心爱的玩具一样,抓住了那美丽而又迷离的东西。  一只洁白的手被另一只洁白的手吞没。良久。  “摸够了么?”她似乎醒了。  他松开。  烈日下,他们并肩走着。  “你知道咱俩吃了多少钱吗?”  “多少?”  “正好和我口袋里的相等。”  “那你?”  “不名一钱。”  “那你怎么回家呀?”  “Onfoot.”  “放屁,”她笑了,“我书包里还有十块钱,呆会儿你在门口等我,我去给你拿。”  “你说他们要是多要一块钱咋办哪,我把裤兜都揪出来了,真尴尬。”  “你老是这么傻人有傻福。”  他们笑了。  “我就在这等你吧。”他停在了栅栏旁边,上面爬满了爬山虎,它们有些枯萎了。  “到正门那边不好么?省得我再绕!”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和你在一起。”  “我都不在乎你还怕什么!”  “我为你。”  她怔住了,痴痴地望着他。那一刻,她脑海中掠过了许多许多过去,无法再来的过去。  “快走啊!”他拉断了她。  “哦,嗯,我想先去上厕所。”  “大姐,你给我送完了再去不行啊?”  “晚了厕所没地方。”她声音很低。  “厕霸!”  “我,进去了。”  “嗯。”  透过栅栏上即将凋谢的爬山虎,他望见了她。她像一朵浮云,洁白的浮云,飘向了那个他们都太过熟悉的地方。秋风撩动着她的发稍。使她像浮云一般飘远,无助的飘远。  “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他转身狂奔,迎着模糊的秋风,和一片朦胧,奔向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共 22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
哈尔滨最好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